城市经济网
您好,欢迎访问城市经济导报官方网站    投稿邮箱:csjjdbs@163.com
首页 > 文化纵横 > 列表

爷的酒

2017-04-19 12:18:57   来源:城市经济导报   



        丁酉3月20日,和凤翔中学校友窦潇儒、张凌、白骥、杨书谊、张咏梅、王亚勤、潘玮等人一起在西安聚会,两瓶赖茅酒下肚,我们忆往事,叙乡情,酒酣兴浓,似乎却把他乡作故乡。而潘玮极力推荐带来的西凤酒老字号系列“老味道”52度、45度两款酒,仿佛又打开我们对故乡醇酒美味的记忆的闸门。于是,又打开了一瓶,品尝三分之一45度之后,面对着这熟悉的家乡酒,仿佛又打开我们对故乡记忆的闸门。开启之后,我们仿佛便再一次被那西凤酒之醇香与甘烈陶醉了、陶醉了。尤其是我,几杯入口,细细品味,始觉唯这酒才是真正的故乡味道,由衷地说道:“没错,没错!这酒就是大人们逢年过节敬诸神、敬祝长辈健康长寿的老味道啊!”由此,沿着久远记忆中味蕾的牵引,顺着从小时候就闻惯了的,被西北风吹送自西凤酒厂飘来的酒的味道,闻着、品着这酒,思绪自然而然就回到了从前......
 
        作为长房长孙,我出生时爷爷已经是52岁的老人了,爷爷得了我这个大孙子自然喜出望外。自我生下来,爷爷简直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从不允许别人有一丝一毫的伤亏慢待。自我四、五岁的时候,爷爷他老人家就成天驾着我,脖子上挂着他给我买的暗红色玉石猴娃陆续到邻近的村子看大戏、走亲访友,凑热闹,混零嘴,宠着、哄着、惯着,好不风光威武!这样一直到七八岁,爷爷对我,可以说要月亮不敢给星星地娇惯着。但凡家里来了舅舅、舅爷做客,爷爷就吩咐小脚奶奶到灶房炒七碟子八碗的菜,然后,再到拢得旺旺的煤炉子上座一把银壶,烫一壶酒,给每个客人面前摆上一个酒盅。宴客前,爷爷要拿起他装着玉石烟嘴的大烟锅,斜躺在暖暖的土炕上,用手指捋着他那飘飘然、直到肚皮的的长山羊胡子,美美地吸上两锅旱烟过足了瘾,这才翻身起来,招呼众亲友一起上桌就座。照例,爷爷不会忘了把我放在身旁,紧挨自己。等给客人们斟满酒,他要拿起筷竿去温热的银壶壶里蘸上一滴酒抿进我的小嘴,看着我被酒辣的伸长舌头吸喉哈喉的样子,好像举行完一个隆重的仪式,这才,端起酒杯,祝酒词,宣告开席!
 


        那时,碰到这种场面,奶奶总会责怪爷爷如此“折磨”我,而爷爷自有他的一番说辞:“男子汉嘛,长大了要五湖四海去闯世界,不会喝酒就不能结交朋友。多个朋友,就多一条路,多一条路也就不能成就一番事业。所以,这喝酒,还是得从小锻炼哩呀!”。“爷的酒”虽然辣,虽然烈,虽然并没有给我留下好的印象,但这一举动,却让我从此有了对西凤酒那老味道的“胆识”。此后,逢村子里左邻右舍家里有红白喜事,我们这些孩子们少不得去凑热闹。席面上,伯伯叔叔们,猜拳行酒令,吆五喝六,拼酒逗乐,喝得高了,往往会拉我们这些半大娃娃作陪、代酒。有了自小在家里“爷的酒”垫的底,炼出的“酒量”,我自然会奋勇当先,只要伯伯叔叔肯让我代酒,便毫不客气接过来,一饮而尽。只要在那种场合,仿佛你只要是敢喝、能喝,越是能够得到大人们的鼓励,好像自己就是英雄,就是好汉。也因为我这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楞劲,被灌醉过几次。酒醉之后那种翻江倒海、哭闹、呕吐的狼狈相,成了让大人、小孩们饭后茶余谈笑诟病的“话柄”!我曾多次怀疑过,爷爷当年让我喝酒究竟是害我还是爱我?从醉过几次后,我有好几年再也不动杯子,不沾酒。我十四五岁的时候,爷爷到邻村找棋友下了一下午象棋,回家时因雪天路滑,回村路上跌了一跤,后来,不到半月就故去了,自此再也没有抿过他那一筷竿尖尖的烧酒了,但“爷的酒”那滋味却让我记忆深刻,几乎深入骨髓。
 


        之后,我到了石家营中学上学。一次课堂上,从外地返乡任教的语文老师翟正中先生念了他写西凤酒的文章,其中,有一段至今记忆深刻,大致意思是说:“浪迹天涯或者是远走他乡的凤翔人,不管离开家乡多久,不论他离开家乡多么久,都依稀记得柳林镇的陕西省西凤酒厂飘出的酒味,这些年我们这些凤翔游子,因为想念家乡浓浓的酒香从四面八方叶落归根,要闻着故乡的酒香闭上眼睛,然后,埋在家乡浸润着西凤酒香的那片故土之下!”当时,少不更事的我,从他的字里行间难以体会到“酒”的深深内涵,更难以理解“爷的酒”究竟是有何等魔力,能让这些家乡人如此歌咏,如此痴迷?
 
        三年后,我考上了凤翔中学,那三年的紧张学习,仿佛让我暂时忘记了“爷的酒”留在唇齿间的余香,但是,当数度于课余徜徉在校外著名风景名胜区——北宋大文豪苏轼当年任凤翔府签书通判时所修的东湖中,穿梭在那亭台楼阁之间,尤其是读到苏轼“花开美酒曷不醉,来看南山冷翠薇”的诗句时,更是对产自故乡,作为中国最古老的历史名酒之一,始于殷商,盛于唐宋,有三千多年历史的西凤酒多了一分认知,也由此多了作为凤翔人的自豪,而“爷的酒”那醇厚的味道还久久记在我那叼钻的味蕾之上。
 
        从陕西师大毕业后,作为来自酒乡,被称为“老鼠都有二两酒量”的凤翔人,走上了社会,各种应酬走动多了,“无酒不成宴”,做东招待,西凤酒自然而然就成了首选。“爷的酒”仿佛久违的阳光一般再沾嘴唇时,我已在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当了编辑。留在古都西安,但是,学兄学弟学姐学妹都去了天南海北的初中、高中学校当了教师,他们的薪酬普遍比我低四五十块钱。当他们返回西安时,自然就想方设法叫上我这个占尽优越,所谓大款请客就成了家常便饭。每于此刻,拿出让我引以为豪的西凤酒,我多次宣称的“爷的酒”,推杯换盏之间,西凤美酒,在席面上给我撑足了面子,长尽了东道主的脸面。
 
        西安工作两年后,因我在故乡娶了妻,年底她又要临盆,多方协调回到了宝鸡,阴差阳错地入职到宝鸡电视台文艺部做了专职撰稿、编导、记者,负责《七彩风》栏目主持词、专题节目的串词撰写。而近乡情怯酒愈浓,五年期间,在宝鸡电视台工作,每每外出采访,酒场饭局自然少不了上西凤酒。那醇香的酒味给我的工作带来了激情,更激发了我创作的灵感。连续几年的春节联欢晚会剧组,或许有了家乡美酒的助力,我文思泉涌,下笔成文,在担当节目主持词及部分节目编审、撰写任务之余,创作的歌词《关中妞》(由女声组合黑鸭子演唱)及与凤凰卫视合作拍摄的专题节目《正月里:古陈仓闹红火》等等专题文艺节目,相继斩获了陕西新闻奖、陕西文艺奖、陕西电视奖、中国广播奖银奖、中国电视奖铜奖等诸多奖项。而在春节联欢晚会剧组,每逢开机、关机宴会上,被我称之为“爷的酒”的西凤酒系列更是频频亮相。打开一瓶瓶美酒,举起酒杯,欢天喜地,如果运气好,还能在墨瓶西凤酒的盖子里开出金戒指、金项链等奖品,殊感荣耀,觉得“爷的酒”,更牛!

        此后,我到中国新闻社影视部(对外称南海声像公司)的《神州博览》栏目做编导、撰稿。作为西北酒乡在外的游子,整整那两年,当我漫步在京城繁华都市,闻着饭馆中弥漫着“二锅头”,东北高粱烧等五花八门的白酒味道,喉咙里会自觉不自觉地泛起“爷的酒”,回味着家乡的味道,我才知道无论走多远,行多久,家乡的酒味依然是那么亲近、那么清晰。好在每当自京城返回时,我的同事、朋友就嘱咐我收假来北京时,捎带着几瓶供他们品尝,这仿佛无形中,再次提示我、勾起我对遥远的故乡的自豪。当然,西凤酒出自我的故乡,顺路捎带,大包小箱,带上火车,高高举起,架到头顶的行李架上。虽然,先天晚上七点多从宝鸡出发到达北京西客站就是第二天的九十点钟了,在我看来却是一件十分轻而易举,也非常乐意的事情。当我从西客站北广场出来,乘坐四通八达的公交车,分别把带到的名酒分发给老同事、老朋友,已经是午饭时分了。他们聚会时往往也要请我到场,让我细细讲述各类不同酒的价格、香型特点。我有时也会夸张的说:“我们这酒从殷商、先秦时一脉相承,到现在已经有三千多年的历史了。据文献记载,这酒是秦始皇加冕、犒劳将士所用之酒(当时称秦酒),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我们家乡父老乡亲祭祀老先人、敬老人、敬神佛及爷爷多年饮用的美酒。自唐宋元明清都是达官贵人饮用的,酒文化十分深厚。相传唐仪凤年间,礼部侍郎裴行检送波斯王子回国途中,途径凤翔(当时称西京)城西的亭子头时,恰逢一家作坊出酒,只见路边蜂蝶皆醉。遂赋诗一首:‘送客亭子头,蜂醉蝶不舞;三阳开国泰,美哉柳林酒’”众人听我一番神吹海侃,自然是兴高采烈,品尝之后,皆说酒味醇香,回味悠长,齿留余香,顿觉神清气爽。这时,我再告诉他,这就是“爷的酒”。众人附和道:“对,没错,这才是爷们的酒”!
 
        再两年后,我辗转又回到古都西安,到了新华网陕西频道就职,曾经策划、访谈过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陕西省太白酒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长及省内文化名流,也曾经在多种宴会招待中多次品尝过诸多的凤香型白酒。人常说,味觉从来不会背叛自己,也许,从骨子里,从血液中,还是对“爷的酒”,就只对西凤酒情有独钟。
 
        在这段时期,从故乡来到西安定居,家中酒柜里毫不例外的也储存了几瓶西凤酒,甚至,喝了酒的空瓶子,也往往舍不得扔掉,当做一份纪念珍藏或当做插花的瓶子,多年都舍不得扔掉。而“爷的酒”那味道,以及爷爷关于饮酒的那一套理论说辞却更深地融入了灵魂之中。

        记得那是一年的秋季,我从杨凌采访报道“农高会”回来,觉得已有近一周没有见到儿子了,想着一起坐坐,聚聚,吃个家常便饭。于是,下班回家的路上,顺道买了些下酒菜,回到家里,叫上儿子,在茶几上摆开了阵势。然而,当我拉开酒柜,拿出存货酒,才发现成为空瓶。再到阳台看存的啤酒,也箱箱只见空瓶。只好打消美酒佐餐的念头,凑合算是吃了一顿团圆饭。家里那么多酒不翼而飞,在心里纳闷、嘀咕了几天,等儿子的班主任老师打电话叫我到他的办公室,告诉我儿子召集同班七八个孩子到家里喝酒,要求我对他严加管束时,我这才明白家中“存货”的去向了。未料想几天,儿子在家召集同学喝酒的事,传到妻子的耳朵里。她为此与我争吵起来,一是埋怨我未管束好儿子,二是要求对儿子来一场狂风暴雨式的“教育”。而我,笑嘻嘻地搬出爷爷当年那套关于喝酒的理论:“男子汉嘛,长大了要五湖四海去闯世界,不会喝酒就不会结交朋友。没有朋友就不会成就一番事业!所以,喝酒嘛,要从小锻炼!”听着我这一番振振有词的高谈阔论,她自然是非常地不情愿,就说:“好!好!好!你管的好,你以后就管,我不管了倒还省心!”望着她暴跳如雷的样子,我只是朝着在小房间写作业的儿子做了个鬼脸,心里说:“这是爷爷从小就是这样教育我的,错不了。”
 
        今年春节,回到家里,和已经八十七岁的老父亲谈起爷爷,谈起了他爱喝酒那些桩桩件件的往事,好像时光一下子又回到了从前。畅谈一番之后,我对父亲说:“你看现在生活好了,粮食啥都不缺,家里的酒也不少。俗话说,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我建议,你每天早上、晚上喝上一盅酒,这样对身体大有好处!”父亲听了,哈哈大笑,不置可否。

        回想这么多年一直漂泊在外,我虽不是海量,但是对于酒似乎有着一种近乎天然的痴迷与热爱,也曾经因为喝酒丑态百出,狼狈不堪;也曾因为喝酒误事,留下许多遗憾,可是,还是喜也喝,忧也喝;乐也喝,愁也喝,久喝不醉的习惯没有改变。而我那晕晕乎乎的醉,在于分享,在于唱和,在于情谊,在于乡情的宣泄之中。
 
        这次,与凤翔中学的校友品尝这酒之后,我们说起了许多与西凤酒的渊源,说了与西凤酒有关的人盘根错节的关系,甚至,还把两年前,我与老朋友白生成先生策划出品西凤原味酒的往事搬了出来,并分别把写的纪念白先生的文章发送到各位的微信中。现在,仅仅相隔两天,又我邀请了陕西广播电视报、陕西电视台、中国共产党新闻网频道、各界导报及陕西神采飞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新闻界朋友在侯府,吃着正宗的故乡饭菜,再次品尝这“老味道”。看着众多朋友酒酣胆开张,热情洋溢的样子,又是十分惬意。如今,当年“爷的酒”,也顺理成章地变成了父亲的酒,我的酒!我知道,这出自我家乡的名酒,也将在今后成为我的后辈的酒,我自豪,我骄傲,这就是故乡凤翔西凤名酒的味道,属于高大上的品系,令人陶醉,令人欣喜!
 
        如今想来,尽管离开故乡达二十年之久了,经历过人生的悲欢离合,面对着人事的纷扰繁复,在断断续续闻过、喝过爷爷奶奶、父母辈当年久喝不厌,久喝不醉的酒,喝过,醉过,也跋涉过,也许还要一路远行!但是,沉浸在骨子里的那种不服输、不妥协的豪气,就像那酒,愈来愈醇,成人达己的信念也愈来愈坚定。正如电视剧《渴望》主题歌唱到——“有过多少往事,仿佛还在昨天;有过多少朋友,仿佛还在身边。也曾心意沉沉,相逢是苦是甜,如今举杯祝愿,好人一生平安”。此刻,我也深深地知道,无论我们这些多年在外的游子身在何方,只要忆起故乡酒的醇香,只要喝着家乡美酒熟悉的老味道,再回去感受感受家乡那浓浓的年节气息,我敢说,那老味道对大家是一种享受,更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沉醉啊!
 

(李逸文)
 

未经允许,转稿收费1万元
相关热词搜索:
陕西美图
论坛热贴
城市经济网
友情链接
西北在线 阳光网 西安生活网 陕西农村网 中国农科新闻网 西安商网 榆林传媒网 和谐陕西网 渭南市总工会 陕西发展观察网 陕西法制网 西部决策网 人民网 中国经济网 大美陕西网
城市经济导报概况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网上投稿 网上订报 网站招聘 联系我们
陕ICP备16003955号-1     广告许可证号是:6101004001413    
 版权所有:西安新闻网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高新一路正信大厦A座2701号      邮箱:csjjdbs@163.com      电话029-88658318
在线客服QQ:362579575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    
Baidu
国家信息部备案信息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
城市经济网
城市经济网
城市经济网
城市经济网
城市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