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经济网
您好,欢迎访问城市经济导报官方网站    投稿邮箱:csjjdbs@163.com
首页 > 经济与法 > 列表

“消失”的股权

2017-12-22 14:09:44   来源:城市经济导报   

      原本是真金白银投入的股份,却无缘无故的不知道去哪里了? 

      这个牵涉到上百人的利益的股份,在当事人不知道的情况下,不知道怎么就“消失”了。
      如今,这上百人正在苦苦寻找自己“消失”的股权。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事情要回溯到2009年。当时,正是煤炭市场最红火的时候。就是在这一年,杨财君等人遇到了茆支平。在杨财君提供的一份有由近百人签名的材料里写道,2009年,茆支平告诉他们,他拥有陕西神木大柳塔石匠畔煤矿100%的股权,投资该煤矿可以获得很好的回报。鉴于对当时煤炭市场行情的判断,杨财君他们先后投入了一亿多。
 
       而据了解,有些人拿来投资的钱,是从亲朋好友那里凑的。
 
       然而,杨财君等人后来通过调查,才知道茆支平在该煤矿中只有45%的股份。但不管如何,2011年,杨财君等人还是从煤矿那里拿到入股证明。
 
      入股证明有茆支平的签字,并盖有石匠畔煤矿的公章。以王云霞的股权证明为例,上面写有股权人王云霞在茆支平45%的股份中占有215万元股金。上面还写到,此股权为石匠畔煤矿原始股权,石匠畔煤矿总价为6亿人民币。

(股权证明图)
 
      2011年7月,神木县人民政府根据陕西省政府《关于矿产资源整合实施方案的批复》的文件要求,石匠畔煤矿等七家煤矿被采取搬迁置换的办法进行资源整合,整合为神木县锟源矿业有限公司。
 
       上述材料写道,2011年7月,石匠畔煤矿召开董事会,决定煤矿作价4亿元。对此,当初入股茆支平时茆支平对他们称是6亿元。
 
      但让人疑惑的是,在新成立的神木县锟源矿业有限公司的公司公司设立申请书上显示,该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其中茆支平认缴86万,在神木县锟源矿业有限公司占股比例为4.3%。
 
       那么,石匠畔煤矿的资产合并后去哪里了?
 
 
       据石匠畔煤矿的股东说,石匠畔煤矿响应国家政策的号召,参与了资源整合,七家煤矿置换在神木县锟源矿业有限公司,7家煤矿通过开会讨论,石匠畔煤矿在新整合的公司中占有8.7的股份。
 
      据这些石匠畔煤矿的股东说,在成立的过程中,当地政府提出,这么大的煤矿整合,需要有省上的公司控股来完成,既置换煤矿必须要有一家省上的公司为七个煤矿各持51的股份,这家公司就是陕西德远煤业集团有限公司,该股东说,德远公司持有石匠畔煤矿4.4的股权,锟源矿业公司有石匠畔煤矿4.3点股份。
 
       对于这个说法,在目前已有的材料中没有看到。但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一个价值四个亿的煤矿,在此次整合过程中,究竟采取了一个怎么样的整合方式?原来占有石匠畔煤矿45%股份的茆支平的股份是怎么整合?更关键的是,这些股份并不是茆支平一个人的。
 
      神木县锟源矿业有限公司成立时的资料显示,陕西德远煤业集团有限公司出资1020万,占公司股权51%。但在陕西德远煤业集团有限公司的相关资料中,并没有查到和石匠畔有关的信息。
 
      一次合并之后,从公开的资料看,那些在石匠畔茆支平的股份中占有股份的股东们的股权似乎消失了。那些石匠畔的股东们认为他们的股份转移到了神木县锟源矿业有限公司了,但锟源矿业有限公司成立时的登记资料显示,茆支平认缴86万元,占该公司股份的4.3%,似乎和石匠畔煤矿没有什么关系,这里存在的问题是,这86万元是茆支平的个人资产,还是石匠畔煤矿置换过来的资产?如果是石匠畔煤矿置换过来的资产,占有价值4亿的(茆支平当初出具的股权证明上显示的是6亿)石匠畔煤矿45%股份的茆支平,怎么变成了86万?
 
       这次合并过程中,究竟如何是如何操作的?目前并不是很明晰。
 
       事情后来又有了新的变化。
 
      据石匠畔煤矿的股东说,2013年9月10日,神木锟源矿业有限公司进行增资,神木县石匠畔煤矿(实为茆支平)又认缴344万元,出资额达到430万。此次扩股之后,公司注册资本为1亿元,茆支平仍占公司股份4.3%。
 
       据上述股东们说,2013年8月,茆支平在没有告知石匠畔煤矿的股东的情况下,就私自将该他在公司持有的股份作价2.5亿偿还其个人所欠刘晓明的债务。
 
       后来,刘晓明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执行裁定书显示,申请执行人刘晓明于2014年5月5日向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向被执行人茆支平送达了执行通知书,后被执行人茆支平与申请执行人刘晓明协商,茆支平将其名下神木县锟源矿业有限公司4.3%的股权抵偿所欠申请执行人刘晓明本息人民币3500万元,案件受理费108400元诉前保全费5000元,执行费102400元合计35215800元,本案应予终结。
 


 
       这里面一个问题是,茆支平和刘晓明签订的偿还协议和法院的这次强制执行是一回事吗?如果是的话,3500万和2.5亿之间,是怎么一个情况?
 
      从2014年开始,神木县锟源矿业有限公司的股东就再也没有茆支平的名字了。取而代之的是刘晓明。通过这几年的股权变动,最近的一个资料显示,刘晓明目前占有股份7.55%。
 
       而一次值得注意的股权变更是陕西德远煤业集团有限公司的股权变更,而这个公司,就是上述石匠畔煤矿原来股东们所说的当时石匠畔煤矿一部分股权被置换过去的公司。
 
      资料显示,神木县锟源矿业有限公司成立之初,这家公司出资1020万,占股51%。后通过扩股,该公司认缴资金达到5100万,占股仍然是51%,2016年10月17日的临时股东会议决议显示,陕西德远煤业集团有限公司在神木锟源矿业有限公司51%的股份转让给其他股东,其中转让给了刘晓明442万元。临时股东决议中写道:原法人股东陕西德远煤业集团有限公司将其所持公司51%的股权(出资额5100万)5100万中的442万元已442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原股东刘晓明。
 
       在这次股权转让中,陕西德远煤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神木锟源矿业有限公司51%的股权全部转让出去。这里值得注意的一个问题是,如果上述石匠畔煤矿的那些股东所有属实,那么,这次转让出去的股份中,有没有石匠畔煤矿的股份?据石匠畔煤矿的那些股东说,这次陕西德远煤业集团有限公司转让的51%的股份中,转给刘晓明的那一部分,是原来石匠畔煤矿的那一部分股份,刘晓明没有花一分钱。
 
      但这一说法并没有具体的证据作为支撑。而在能看到的什么锟源矿业有限公司的临时股东决议里面可以看到,原法人股东陕西德远煤业集团有限公司将其所持公司51%的股权(出资额5100万)5100万中的442万元已442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原股东刘晓明。就算是事实如上述股东所说,这442万再加上之前茆支平的那部分股份,和原来石匠畔煤矿的资产也有很大的出入。
 
       这几年,石匠畔煤矿茆支平股份下的那些股东开始不断地去找茆支平。而茆支平给他们的说法是,股份被法院判给了刘晓明。
 
       这里的疑问是,如果茆支平在神木锟源矿业有限公司4.3%的股份是茆支平自己认缴的资金,那么茆支平用这个股份偿还其对刘晓明的债务,应该没什么疑问。但茆支平为什么说他在石匠畔煤矿的股份被法院判给了刘晓明?
 
      如果这4.3%的股份是石匠畔煤矿原来的股份,第一问题是,茆支平将并不完全属于他的股份,偿还自己私人的债务,在这个过程中,茆支平有没有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行为呢?第二个问题,从公开的工商登记信息看,这4.3%的股份是在茆支平名下,法院的执行没有问题,但如果按照股东们问茆支平要股份时他所说的话,这些股份是原来石匠畔煤矿的股份,茆支平在法院执行的过程中,是否如实向法院告知该股权的真实情况?第三个问题,茆支平当初给那些人的盖有石匠畔煤矿公章和个人签名的股权证明是否具有法律效率?如果具有法律效率,那原来那些人的股权现在在哪里?如果不具备法律效率,茆支平的这一行为有没有违反相关法律法规?
 



 
      真金白银投进去的股份,如今却不知道去了哪里?不知道该问谁要?这上百人的股份,究竟是怎么“消失”的?

本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热词搜索:股权
陕西美图
论坛热贴
城市经济网
友情链接
西北在线 阳光网 西安生活网 陕西农村网 中国农科新闻网 西安商网 榆林传媒网 和谐陕西网 渭南市总工会 陕西发展观察网 陕西法制网 西部决策网 人民网 中国经济网 大美陕西网
城市经济导报概况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网上投稿 网上订报 网站招聘 联系我们
陕ICP备16003955号-1     广告许可证号是:6101004001413    
 版权所有:西安新闻网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高新一路正信大厦A座2701号      邮箱:csjjdbs@163.com      电话029-88658318
在线客服QQ:362579575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    
Baidu
国家信息部备案信息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
城市经济网
城市经济网
城市经济网
城市经济网
城市经济网